<td id="q0com"></td>
  • <td id="q0com"></td>
  • <center id="q0com"><wbr id="q0com"></wbr></center>
    <noscript id="q0com"><tr id="q0com"></tr></noscript>
    <center id="q0com"><source id="q0com"></source></center>
  • <td id="q0com"><source id="q0com"></source></td>
  • 歡迎訪問森淼律師事務所!

    陜西森淼律師事務所

    新聞分類

    森淼團隊

    聯系我們

    地址:西安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未央路177號旺景國際大廈14F

    電話:+86-29-89601424     89600449

    郵箱:2356355015@qq.com

    公司傳真:+86-29-89601424    89600449轉607


    最高院:通過股權轉讓方式實現對房地產項目轉讓有效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法律知識

    最高院:通過股權轉讓方式實現對房地產項目轉讓有效

    發布日期:2019-05-20 10:51 來源:http://www.dotdashnyc.com 點擊:

    判要旨1.股權的流通不影響公司資本及經營的穩定性,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在對外轉讓股權時只要經其他股東半數同意,不侵害公司其他股東的優先購買權即可。


    2.公司通過受讓其他公司全部股權的方式取得了房地產項目的控制權,但兩公司仍屬兩個相互獨立的民事主體,房地產項目仍屬于原公司的資產,并未因股權轉讓而發生流轉,原公司的法人資格和開發資質均沒有發生改變,通過轉讓公司股權的方式轉讓房地產項目不違反房地產業法律的監管。


    3.股東抽逃出資,應依法承擔相應的民事、行政甚至刑事責任,但并不必然導致民事合同無效。


    案例名稱:珠海祥和置業有限公司、珠海市盛鴻置業有限公司、張燕與林子勇、林雪芳、湯晴股權轉讓合同糾紛案

    案例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案號:(2015)民抗字第14號

    合議庭成員:何抒賀禔張能寶

    裁判日期:二O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


    抗訴機關: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檢察院

    申訴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珠海市盛鴻置業有限公司

    申訴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珠海祥和置業有限公司

    申訴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張燕

    被申訴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林子勇

    被申訴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林雪芳

    被申訴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湯晴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林子勇等三人于2002年11月至12月期間先后與祥和公司、華紹偉和盛鴻公司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項目轉讓協議》和《協議書》,約定采用盛鴻公司股東向祥和公司轉讓盛鴻公司全部股權的形式轉讓“紫茵山莊”項目,并約定在協議簽訂前所發生的盛鴻公司的其他債權債務均由林子勇等三人享有權利并負責處理,且進一步明確了盛鴻公司的部分資產剝離給林子勇等三人。結合案情及法律規定,涉案協議應認定為有效,理由如下:


    1.通過股權轉讓的方式實現對房地產項目的轉讓并不違反法律和行政法規的禁止性規定。原審判決認為涉案三份協議的實質是林子勇等三人與祥和公司規避開發房地產業的監管,以轉讓盛鴻公司股權的形式轉讓盛鴻公司的“紫茵山莊”這一房地產開發項目,屬于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應當認定為無效。


    關于這一點,首先,本案股權轉讓不違反公司法的規定。理論上,股權作為股東的一項固有權利,自由轉讓性為其應有屬性。股權的轉讓性使股權具有價值和價格,讓股權得以游離于公司資本之外而自由流轉,其流通不影響公司資本及經營的穩定性;股權的轉讓性使股東利益與公司的資本維持達成一致,若股東對按多數決議形成的公司決策不滿,或不愿忍受投資回收的長期性,可通過轉讓股權達到目的,而股權的轉讓又不影響公司的正常運轉;股權的轉讓性使股東對公司的股權約束強化,即股東可以通過轉讓股權的形式用“腳”投票,對公司施加強有力的股權約束,使公司營運符合股東資本增值的意愿。


    關于有限責任公司股權轉讓問題,公司法第七十一條規定,股東向股東以外的人轉讓股權,應當經其他股東過半數同意。股東應就其股權轉讓事項書面通知其他股東征求同意,其他股東自接到書面通知之日起滿三十日未答復的,視為同意轉讓。其他股東半數以上不同意轉讓的,不同意的股東應當購買該轉讓的股權;不購買的,視為同意轉讓。經股東同意轉讓的股權,在同等條件下,其他股東有優先購買權。也就是說,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在對外轉讓股權時只要經其他股東半數同意,不侵害公司其他股東的優先購買權即可。本案中盛鴻公司股東只有林子勇等三人,他們在對外轉讓股權時不存在需要經過其他股東同意的問題,更不存在侵犯其他股東優先購買權的問題,股權轉讓符合法律規定。


    其次,本案各方當事人均沒有回避以轉讓股權方式轉讓房地產開發項目。《項目轉讓協議》第一條即明確約定:“采用甲方(盛鴻公司)股東向乙方(祥和公司)轉讓甲方股權的形式,轉讓后,現甲方的全部股權將由乙方及其指定的公司持有。盛鴻公司的法人資格和項目開發資格保持不變并持續,從而達到乙方持有‘紫茵山莊’項目的目的。”由此,本案各方當事人均沒有回避以轉讓股權方式轉讓房地產開發項目,不存在以合法手段掩蓋非法目的的問題


    再次,本案股權轉讓不存在逃避房地產業監管的問題。現行法律并不禁止房地產開發項目的轉讓,只是對開發資質、轉讓條件等進行了規定。


    《城市房地產開發經營管理條例》第九條對開發資質規定:“房地產開發主管部門應當根據房地產開發企業的資產、專業技術人員和開發經營業績等,對備案的房地產開發企業核定資質等級。房地產開發企業應當按照核定的資質等級,承擔相應的房地產開發項目。具體辦法由國務院建設行政主管部門制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房地產管理法》第三十九條對轉讓條件規定:“(一)按照出讓合同約定已經支付全部土地使用權出讓金,并取得土地使用權證書;(二)按照出讓合同約定進行投資開發,屬于房屋建設工程的,完成開發投資總額的百分之二十五以上,屬于成片開發土地的,形成工業用地或者其他建設用地條件。”


    本案中,祥和公司雖然通過受讓盛鴻公司全部股權的方式取得了盛鴻公司房地產項目“紫茵山莊”的控制權,但祥和公司持有盛鴻公司100%股權后與盛鴻公司仍屬兩個相互獨立的民事主體“紫茵山莊”項目仍屬于盛鴻公司的資產,并未因股權轉讓而發生流轉,盛鴻公司的法人資格和開發資質均沒有發生改變。因此,本案不存在以轉讓公司股權的方式轉讓房地產項目規避房地產業法律監管的問題。


    2.本案關于將“紫茵山莊”外的全部債權債務剝離給林子勇等三人的約定,在沒有證據證明損害債權人利益的情況下,應認定為有效。《項目轉讓協議》約定“雙方確認除協議書涉及的‘紫茵山莊’項目外,在協議書簽訂前所發生的盛鴻公司的其他債權債務均由林子勇、湯晴、林雪芳享有權利并負責處理,與祥和公司及股權變更后的盛鴻公司無關。”“協議書簽訂后一年內,林子勇等三人應盡可能將協議書簽訂前所發生的除‘紫茵山莊’外的其他債權債務從盛鴻公司剝離完畢”。


    原審判決認為該約定屬于抽逃出資,違反了公司法的禁止性規定,因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一款第(五)項規定,應認定協議無效。


    所謂抽逃出資,是指在公司驗資注冊后,股東將所繳出資暗中撤回,卻仍保留股東身份和原有出資數額的欺詐性違法行為。因該種行為侵犯了公司的財產權,違反了資本維持原則,并可能侵犯公司債權人的利益,因而被法律所不允


    對此,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以下簡稱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二條規定:“公司成立后,公司、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以相關股東的行為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損害公司權益為由,請求認定該股東抽逃出資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一)制作虛假財務會計報表虛增利潤進行分配;(二)通過虛構債權債務關系將其出資轉出;(三)利用關聯交易將出資轉出;(四)其他未經法定程序將出資抽回的行為。


    而在本案中,協議各方只是針對公司的債權債務進行了約定,并不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公司法司法解釋中具體列舉的股東抽逃出資的情形,也未損害公司權益和債權人利益。


    事實上,股權轉讓前盛鴻公司正處于嚴重資不抵債的狀態,而在股權轉讓后由變更股東后的盛鴻公司清償了4800萬元債務。由此,在協議簽訂后盛鴻公司的債務清償能力并沒有減弱,也并沒有侵犯公司債權人利益。


    原審判決認為“林子勇等三人與祥和公司在明知盛鴻公司負有巨額債務而未予清理以及未經盛鴻公司債權人同意情況下,將盛鴻公司的部分資產從公司資產中剝離,并將公司債務在新老股東之間進行劃分轉移,由此造成盛鴻公司法人財產在股東變動過程中大幅減少,削弱了公司的償債能力,侵犯了公司所有債權人的合法權益。”與協議的實際履行情況和盛鴻公司債務的實際清償情況不符。


    本案還涉及股東不得抽逃出資的規定屬于管理性規定還是效力性規定的問題。管理性規定旨在管理和處罰違反規定的行為,以禁止其行為為目的,但并不否認該行為在民商法上的效力。效力性規定以否定法律效力為目的,作用在于對違反者加以制裁,以禁遏其行為,此類規范不僅旨在處罰違反之行為,而且意在否定其民商法上的效力。


    雖然公司法第三十五條規定“公司成立后,股東不得抽逃出資”,但法律并未明確規定違反該規定將導致合同無效,而是在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釋中規定了違反該規定應承擔的法律責任。


    首先,是民事責任。這又包括對公司和其他股東的民事責任及對公司債權人的民事責任兩種。對于第一種情況,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四條第一款規定,股東抽逃出資,公司或者其他股東請求其向公司返還出資本息、協助抽逃出資的其他股東、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或者實際控制人對此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對于第二種情況,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四條第二款規定,公司債權人請求抽逃出資的股東在抽逃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不能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協助抽逃出資的其他股東、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或者實際控制人對此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公司法第二十條還規定,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其次,是行政責任。公司法第二百條規定,公司的發起人、股東在公司成立后,抽逃其出資的,由公司登記機關責令改正,處以所抽逃出資金額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十五以下的罰款。


    再次,是刑事責任。公司法第二百一十五條規定,違反本法規定,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也規定了抽逃出資罪。


    可見,股東抽逃出資,應依法承擔相應的民事、行政甚至刑事責任,但并不必然導致民事合同無效。


    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違反法律和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的合同無效”中的“強制性規定”是指效力性規定。法律禁止股東抽逃出資是因為抽逃出資不僅損害了公司、其他股東的合法權益,也會導致債權人利益的損害。


    而在本案中,盛鴻公司的新股東不僅未對公司資產減少提出異議,反而主張認定涉案協議有效。而從協議的實際履行情況來看,也并未損害公司債權人的利益,沒有債權人對盛鴻公司的債務轉移提出異議或主張行使撤銷權。原審判決依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之規定認定本案的股權轉讓協議無效不當,涉案協議在雙方當事人間應認定為有效。


    3.認定涉案三份協議有效更符合本案房地產項目的實際狀況。本案中,林子勇等三人與祥和公司是在平等自愿的基礎上簽訂合同,合同體現了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而且自雙方2002年簽訂合同以來,涉案合同已經實際履行十余年,合同大部分內容均已履行完畢,“紫茵山莊”項目也已全部建成并銷售。本著對交易安全和交易秩序的維護,涉案協議不應被認定為無效。

    版權聲明:本文內容來源于網絡,僅供分享學習,不作商業用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刪除,謝謝!


    相關標簽:西安建筑房地產律師

    最近瀏覽: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万人炸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