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q0com"></td>
  • <td id="q0com"></td>
  • <center id="q0com"><wbr id="q0com"></wbr></center>
    <noscript id="q0com"><tr id="q0com"></tr></noscript>
    <center id="q0com"><source id="q0com"></source></center>
  • <td id="q0com"><source id="q0com"></source></td>
  • 歡迎訪問森淼律師事務所!

    陜西森淼律師事務所

    新聞分類

    森淼團隊

    聯系我們

    地址:西安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未央路177號旺景國際大廈14F

    電話:+86-29-89601424     89600449

    郵箱:2356355015@qq.com

    公司傳真:+86-29-89601424    89600449轉607


    監察機關規定的“主動投案”與“自首”的轉化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法律知識

    監察機關規定的“主動投案”與“自首”的轉化

    發布日期:2019-10-31 00:00 來源:http://www.dotdashnyc.com 點擊:

    職務犯罪主動投案的司法轉換


    主動投案一詞首見于2019年5月9日中央紀委監委網站對中共云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落馬的信息發布。同年7月10日,《紀檢監察機關處理主動投案問題的規定(試行)》出臺,主動投案制度正式確立。該制度類似于司法意義的自動投案,但亦存在較多差異,尤為重要的是,囿于適用范圍的限制,對主動投案人員的優待表現在調查程序上可采用“走讀式”談話等相對寬緩的方式,處斷上可在監督執紀的前三種形態(即非司法處理方式)予以從寬,而對于被移送司法的職務犯罪被告人在審判中能獲得何種優惠處遇沒有明確規定。作為新生事物,該制度的司法適用轉換方面的討論顯得較為迫切,而爭議焦點體現為主動投案在司法中應當認定為自首還是坦白。此問題系主動投案與自動投案兩種制度在時間、身份等標準之間存在差異所致。

        

    一、投案時間標準不同導致的差異

        

    成立主動投案的時間要求為被調查人在審查調查階段被談話、訊問或留置前;涉案人員在初核階段被談話前。通俗而言,就是被調查人和涉案人員尚未與監察機關辦案人員就案件進行言語方面的交流。而自動投案時間標準與此不同,只要行為人未被司法機關控制均可自動投案。上述時間標準的不同導致兩者之間系交叉關系。

       

    處于實際控制中的被調查人可能成立主動投案。辦案人員對現職國家工作人員執行留置前,常要求留置對象的單位領導(或紀檢部門負責人)與留置對象先行談話,以改變其思想,為辦案創造條件。此時如果留置對象交代自身問題,愿意配合調查,則可成立主動投案。但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體問題的意見》規定,此時調查對象處于監察機關控制當中,不屬于自動投案,僅可依據坦白制度區分情況予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理。

        

    不符合主動投案的時間要件,卻有成立自首的可能性。如監察機關僅以違紀或普通職務違法對被調查人或涉案人員采取談話等調查措施,相關人員主動交代了未被掌握的犯罪行為,此時不屬于主動投案,但移送司法后應當以自首論處。

        

    二、投案原因不同導致的差異

        

    刑事法規定的自動投案原因僅有一種,即行為人的行為構成犯罪。監察法所規定的啟動監察程序的緣由較多,行為人涉嫌職務犯罪僅為其中一項,對于違紀或普通違法行為亦可進行立案調查,情節嚴重的甚至可采用留置措施。此種情況下如上文所述,存在成立自首可能性。此外,如因涉嫌此種罪名被談話、訊問、詢問或留置,未能成立主動投案,但到案后交代了涉嫌其他罪名的事實,對后罪可認定為有自首情節。

        

    三、投案人員身份不同導致的差異

        

    該文件將行為人區分為被調查人和涉案人員兩類,在主動投案上采用不同的標準。因職務犯罪的特殊性,啟動職務犯罪的監察調查程序相對嚴格,不僅證據標準高于普通刑事犯罪,而且程序上特別規定了初核階段,用于對線索材料進行核實。在初核過程中,極少直接對被調查人進行談話,卻基本會對線索所指向的涉案人員進行詢問、談話乃至立案留置,以坐實證據,為對被調查人的查案工作做充足準備。該文件根據監察工作規律,設定涉案人員在初核階段被詢問、談話、訊問或留置時已不存在主動投案可能性,而被調查人時間節點較為靠后,為審查調查階段。于此形成對比的是,刑事法判斷行為人是否屬于自動投案與行為人身份、所犯罪行等因素并無關聯。如果涉案人員在初核階段被詢問和談話時并不處于監察機關控制之下,卻如實交代自己罪行(共同犯罪還需交代同案犯罪行)可認定為自首。

        

    四、單位投案性質認定中存在的差異

        

    該規定對單位主動投案區分為三類:基于集體研究決定投案、基于單位負責人的決定投案、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主動投案,與司法解釋的規定基本一致,但否定單位主動投案對于部分相關人員的蔭及效力。例如,對于集體研究型單位主動投案,假使參與集體決策人員未對投案持贊成意見,對此個體不應認定為主動投案。除此以外,無論單位主動投案屬于這三種主動投案的哪一個類型,對于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均未認定屬于主動投案。此兩類人員不能在調查階段獲得相應從寬的處遇。但根據司法解釋的規定,單位投案后也意味著這些決策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的罪行已然暴露,如果他們并不逃避追究,到案后如實交代所知道的犯罪事實,可以按照自首論處。

        

    五、特殊自首不存在主動投案可能

        

    無論文件描述的典型主動投案情形還是視為主動投案情形,均強調職務犯罪行為人主動至相關機關說明自身問題。而刑法規定了一般自首與特殊自首,對于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但根據該文件的標準,對于行為人因非職務犯罪被非監察機關偵查、起訴、審判、執行,在此過程中如果交代自己職務犯罪行為的,不能認定為主動投案;對于被談話或留置后,有關人員交代的事實和監察機關掌握的事實不同且分屬不同罪名的,亦不成立主動投案,卻并不妨礙司法審判中將其如實交代的職務犯罪問題部分視為特殊自首。

        

    主動投案制度出臺,意在教育、感化、挽救失足被調查人和涉案人員,同時節約調查成本。但調查結果為需要對被調查人移送司法時,產生了對接司法的問題。投案時間、投案原因、投案人員身份等不同均可導致主動投案與自動投案之間存在差別,可以依據上述區分情況分別認定為自首或者坦白,區分情節使得職務犯罪被告人獲得恰當的程序上和實體上優待。


    相關標簽:行政人員

    最近瀏覽: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万人炸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