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q0com"></td>
  • <td id="q0com"></td>
  • <center id="q0com"><wbr id="q0com"></wbr></center>
    <noscript id="q0com"><tr id="q0com"></tr></noscript>
    <center id="q0com"><source id="q0com"></source></center>
  • <td id="q0com"><source id="q0com"></source></td>
  • 歡迎訪問森淼律師事務所!

    陜西森淼律師事務所

    新聞分類

    森淼團隊

    聯系我們

    地址:西安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未央路177號旺景國際大廈14F

    電話:+86-29-89601424     89600449

    郵箱:2356355015@qq.com

    公司傳真:+86-29-89601424    89600449轉607


    刑訴不得自證其罪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法律知識

    刑訴不得自證其罪

    發布日期:2019-12-16 00:00 來源:http://www.dotdashnyc.com 點擊:

    不得強迫自證其罪原則體現了權力制衡原則的精神,是現代法治國家刑事司法的一項重要原則。保護人權是憲法中非常重要的法律理念,刑訴法的修改過程中加入“不得強迫自證其罪”之規定,充分地體現了刑訴法保護人權的功能,在懲治犯罪和保護人權的關系方面處理得非常好。 有關部門認為不得強迫自證其罪,會被社會誤解為犯罪嫌疑人可以不交代,增加偵查機關的辦案成本。所以,有些部門建議不要做此規定。但是我國立法還是堅持了這一條規定。這足以證明,雖然我國法律還沒有明確規定不強迫自證其罪的原則,但我國在這方面已經取得了不少進展。《刑事訴訟法》《刑法》均有明確規定不得自證其罪和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司法方面,我國司法機關與偵察機關都規定嚴格禁止刑訊逼供。《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61 條規定:“嚴禁以非法的方法收集證據。凡經查證確實屬于采用刑訊逼供或者威脅、引誘、欺騙等非法的方法取得的證人證言、被害人陳述、被告人供述,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與公安部也均明確規定了嚴禁刑訊逼供

    當然現在刑事訴訟中依賴口供來定罪的做法仍然比較普遍,不得自證其罪的規定會改變刑事訴訟中口供為王的狀況,杜絕刑訊逼供,排除非法證據。同時這還會推動物證至上規則。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不得強迫任何人證實自己有罪的規定,非常重要,應當堅持。 此外,在公權和私權的關系問題上,這樣規定實際上也是一種對私權的保障讓公權退了一步,讓私權進了一步。

    但是,這一規定顯然還是不夠明確和具體。      應該看到,我國法律規定與不強迫自證其罪原則還有一定差距,特別是《刑事訴訟法》第93 條關于應當如實回答的規定,表明被訊問人有義務回答,這就給強迫自證其罪留下了余地。因此,我國許多學者呼吁采納不強迫自證其罪(包括沉默權的形式)。但這個問題長期以來未能得到解決。筆者認為,在解決這個問題之前,應當充分認識和分析其可行性,特別是困難之處,如果能解決這些困難,則中國有希望確立不強迫自證其罪原則;如果暫時不能解決,則不宜操之過急,而可以考慮分階段地實行這個規則。

    1我國確立不強迫自證其罪原則的困難。確立不強迫自證其罪將增加偵查工作的難度。我國目前的偵查工作對口供的依賴性很大,許多案件是根據口供破案的。目前我國不少基層刑警部門的辦案的物質條件與歷史上也相差無幾,缺乏現代化的偵查設施和手段,如果再給予被告人沉默權,甚至實行在犯罪嫌疑人 不同意被訊問的情況下不能進行訊問的制度,在現有條件下是比較困難的,尤其是當辦案人員處于限期破案的壓力下,如果不能破案,該機關和人員的工作都受到很大的影響。另外,我國公安、檢察和法院各部門之間也有不協調現象,技術偵查措施不完善等情況。

    但是,客觀困難并非主要問題。一些國家很早之前就確立了不強迫自證其罪的原則,當時它們的物質條件并不比我國現在的物質條件更好。所以,還應當注意到觀念上的困難對確立不強迫自證其罪的影響。在我國,無罪推定的原則確立才幾年時間,還沒有完全深入人心,對是否確立不得強迫自證其罪或沉默權還存在不同意見,要確立不強迫自證其罪的原則還有待人們觀念的改變。這就需要認真研究刑事司法和人權保障的國際準則,對有關人員進行培訓,以逐步改變人們的觀念。

     2我國實行不強迫自證其罪的可行性。雖然我國在實行不強迫自證其罪方面存在不少困難,但也存在可行性。我國改革開放以來,經濟基礎有了較大的發展和變化,人們需要一個穩定的環境,需要更多的人權保護,才能更加安全地進行投資和生產。我國的經濟發展很快,特別是加入WTO 及與世界各國經濟的往來需要一個法制的保障,這不僅要求只在經濟方面的法律現代化,而且需要更多的人權保障。法律體系是一個整體,經濟方面的法律發展了,人權保護方面的法律制度也會有相應的發展。事實上,我國人權保障方面的法律也在不斷地進步,為實行不強迫自證其罪奠定了基本的條件。最近20 多年來是我國法制發展最快的年代,法律制定、法學研究、律師業的發展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人們對法制的熱情空前高漲, 對法治和法制的理念的探討已經不再局限于學術界,立法和司法實務界也很熱心和支持。這些都十分有利于采納不強迫自證其罪和沉默權。如果采納了不強迫自證其罪原則,雖然偵查部門會暫時感到不方便,但卻會加緊自身的改進。這對于促進偵查技術的改進無疑是一件好事。

     3、關于采納不強迫自證其罪原則的建議。考慮到我國采納不強迫自證其罪的有利條件和困難,筆者認為,我國采納不強迫自證其罪是必然的趨勢,但在時間上可能還有一個過程,不能一步到位,可以分三步走: 第一步,禁止刑訊逼供,只有刑法和刑事訴訟法中禁止刑訊逼供的規定并不足以消除這種現象,而應當采取切實措施防止刑訊逼供的發生。具體設想是: 1 、在公安、司法部門訊問時讓律師在場,對訊問進行不間斷的錄音、錄象,以防止辦案人員在沒有制約的情況下違反法律的規定進行刑訊逼供; 2 、設置排除刑訊逼供所取得的證據的程序,落實非法證據排除規則。 第二步,賦予被告人沉默權,具體操作是被告人必須接受偵查、檢察機關的訊問,但可以選擇是否回答問題;如果如實回答,可以作為量刑時的從輕情節;如果不回答也不承擔不利的后果;如果回答不屬實,則應承擔不利后果,根據情況以偽證罪論,或在審判量刑時作為從重情節。這樣可以鼓勵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回答訊問,又不帶有強迫性,體現了坦白從寬的精神;同時要求不能作虛假回答,以維護法律的尊嚴,保證司法的公正性。這一步要等到修改《刑事訴訟法》后才能實現。 第三步,實行任意自白規則,具體操作是不主動要求被告人作供述;被告人接受訊問和作出陳述完全出于自愿;如果被告人不愿意陳述或不接受訊問,不應當強迫其接受訊問。這一步必須以偵查措施的現代化和多樣化為基礎,以人們的思想觀點的改變為前提,還需要一段相當長的時間。 在這三步特別是第三步實現之后,我國不僅確立了不強迫自證其罪的原則,還會帶來一個巨大的利益,即極大地減少審前關押的數量。目前我國刑事司法中,審前關押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是一種普遍現象,給國家和當事人都帶來很多負擔,還可能導致侵犯人權甚至錯案賠償的后果,其實目前我國許多案件審前關押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的原因主要是為了得到口供,如果確立了不強迫自證其罪原則,并且達到口供完全自愿的程度,許多犯罪嫌疑人都沒有必要關押,這對于進一步完善我國刑事司法人權保障體系、促進偵查方式的改革和節約司法資源都是很有益的。


    相關標簽:

    最近瀏覽:

    森淼團隊:

    相關新聞: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万人炸金花